我行动丨从“国之光荣”到“国之重器”:跨越30年的“黄金人”对话-ayx爱游戏官方

我行动丨从“国之光荣”到“国之重器”:跨越30年的“黄金人”对话

发布时间:2021-04-12 信息来源:默认部门

  

  

  1991年12月15日,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结束了中国大陆无核电的历史。2021年1月30日,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福清核电5号机组投入商业运行,标志着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跻身世界前列。短短30年时间,从“国之光荣”到“国之重器”,中国核电走出了一条装机容量从30万千瓦到100万千瓦的自主探索之路。

  

  近日,中国大陆首批高级操纵员、曾担任秦山核电一期值长的俞卓平在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建成后,第一次来到福清核电现场参观,而在主控室内为俞老师做介绍的是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运行白班值的值长周飞。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

  中国两位核电值长

  在华龙一号来了一场横跨30年时空的对话

  两位值长在不同的历史阶段

  扮演着相同的角色

  通过他们的对话折射出了

  中国核电的变迁以及核工业精神的星火传承

  人物简介

  

  俞卓平:中国大陆首批核电站高级操纵员和值长,在核反应堆和核电厂生产运行第一线以及核电管理岗位工作了30多年。曾任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核电局副局长,原国防科工委系统二司巡视员、中国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团团长,国际原子能机构原总干事巴拉迪的核能高级顾问组专家。

  

  周飞:华龙一号示范工程福清核电6号机组白班值值长,参加核电工作12年。曾取得秦山二期操纵员资格,福清核电1-2号机组操纵员和高级操纵员执照。

  值长对话

  周飞:俞老师好!很荣幸能在自主三代核电的现场和您有一场面对面的交流。据了解,俞老师是在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建成后第一次来到现场。再次来到核电站的主控室,有什么样的感受?

  俞卓平:今天来到主控室,给我的感觉是很震撼,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特别是主控室自动化程度特别高,盘台和显示屏的布局非常合理,先进性可以说是世界一流的,确实是一张很靓丽的国家名片。

  周飞:是的,我们知道,中国核电起步之时,当时国际上发达国家的核电站建设已经开始了近30年。可以说,中国核电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历史,实现了“从30万千瓦到100万千瓦”自主发展的跨越。俞老师,您可以给我们介绍下当时秦山一期建设的情况吗?

  俞卓平:秦山一期走的主要是自力更生的道路。80年代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建设核电,当时一些欧美国家都已经运营了不少的核电站,技术上远远领先了我们。我们坚持走了下来,主要靠我们自己的技术来设计建造秦山。同时也充分利用了国际合作的平台,得益于改革开放。

  中国核电经过这三十多年的努力,我们有了华龙一号,仪控系统全是自动化的,海外首堆卡拉奇项目建设也很顺利,秦山一期到现在也运行很好。

  事实证明:我们中国人的路子走对了,无论是做设计、设备制造、培训还是管理,只要有一批人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地在做这个事,我们就能成功。

  周飞:从俞老师的描述中,我感受到一代代中国核电人在坚持中不断谋求发展的“核”动力。

  从1991年到2021年,30年过去了,我们自主设计建造并运营的核电站不仅在装机容量上的有质的飞跃,在安全性上也有很大的提升,创新性采用了“能动加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系统、双层安全壳等技术,安全性能满足国际最高安全标准。

  除了系统和设备不断地提升之外,人员技能也在不断提升,我们操纵员作为十分重要的一道“安全屏障”,您作为大陆的首批操纵员,有什么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俞卓平:你说的很对,人是最关键的。秦山一期1991年12月15号并网,并网后的大夜班是我值班的。

  因为是第一次并网,给我的感觉是谨慎又紧张。当时的控制系统,很多操作例如蒸汽发生器的水位调节等都是需要手工操作。一台机组除了现在常规的机操和堆操外,还额外有一名电操,负责电气设备,三名操纵员加上值长还是忙得不行。

  刚才我参观完华龙一号的主控室,整个一套控制系统加上数字化,科技上的进步也让操纵员的精力更加集中了,我感到很欣慰。

  说到经验,我想主要有两点:一是要有高度的责任心;二是要不断精进自己的技术;安全是核工业的“生命线”,我们作为操纵员更应该牢牢地守住这条红线。

  周飞:听了俞老师的话,相信每一个在这个岗位上工作过的人都能感同深受、获益匪浅。运行人员作为机组的守护者,身上肩负的责任是重大的,因此我们更应该不负韶华、只争朝夕,扎实锤炼技能,保障机组安全可靠运行。这是核工业精神的星火传承,也是新时代核工业精神的具体体现。

  俞老师,我们都对当时中国大陆首批操纵员的培训经历很感兴趣,您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些当时的小故事吗?

  俞卓平:很多人喜欢把操纵员称为“黄金人”,但我认为我们秦山出来的首批操纵员,我更愿意称之为“铁人”。

  我们都知道模拟机培训对一个操纵员来讲非常重要,可是国内当时没有啊,听说国外有一台模拟机要拆了,中国人就把它们当废品买回来了,把零件装起来还能运行,我们当时第一次参加模拟机培训就是在那里,对我们帮助很大,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后来我们也到南斯拉夫、西班牙去培训。我们派出去40个人,40个人学到技术后就全部回国了,花费对比当时到其他国家培训是相当相当少的。

  

  2008年11月,中国大陆第一批操纵员在秦山相聚

  秦山并网以后,我们在机组运行过程中不断地改进、优化,这都是必须要经过的过程,经过磨炼,很多人都成长了起来,也从各个方面推动了现在华龙一号的建设发展。

  当时的首批操纵员,都是热衷于中国核电事业。一个国家的核电事业就需要这样的热心人、需要这样能克服一切困难,想把事情做好的人。

  周飞:感谢俞老师的分享,我觉得很感动,现在来看想要考取操纵员执照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更何况当年的条件是那样的艰苦,相信每一位首批操纵员背后一定都有一段令人动容的奋斗史。

  现在,随着中国核电的培训体系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多的操纵员不需要走出国门就可以获得高质量的培训和实操,培养一名操纵员的成本也较从前大大降低。福清核电成立了华龙国际培训学院,在保障华龙一号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6号机组人才培养的基础上,同时承接了多家国内外生产技术骨干人员的培训任务。现在也正推进华龙一号第二台模拟机建设,实施教员队伍建设及能力提升活动,开发教材体系并实施双语转化,探索开展外部科研院所、高校间的合作,为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批量化建设提供了人才储备和技术保障。

  俞卓平:是呀,以前都是我们到国外去培训,现在都是外国人到我们这里来参加学习了,变化很大!今年正好是建党100周年,祖国强大了,科技进步了,核电事业也发展了。

  30年过去了,你们就像当年的我们,是冉冉升起的“新星”,是祖国核电事业未来的希望。我相信你们会做的越来越好,华龙一号在你们年轻人手中,定能体现出“国家名片”的内涵和价值。(福清核电)

  

网站地图